ag游戏平台官网-ag亚游娱乐平台-ag游戏官方网站【AG官网】

特朗普税改前途,比里根减税更凶多吉少 | 陈平

2017-12-07 01:00 来源:ag游戏平台官网编辑整理

关注风云之声提升思维层次

解读科学,洞察本质

戳穿忽悠,破碎摧毁谣言

导读

美国所谓的供给学派鼓吹减税可以刺激经济增长,经济增长以后税收就会增加,所以不但不会有财政赤字,还会有财政盈余。这是个神话,里根和老布什都试过,不仅没成功,还把美国经济做空了。目下当今特朗普还要再次推行,相信会比里根输得还要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观察者网(ID:guanchacn) 作者:陈平

美国所谓的供给学派鼓吹减税可以刺激经济增长,经济增长以后税收就会增加,所以不但不会有财政赤字,还会有财政盈余。这是个神话,里根和老布什都试过,不仅没有成功,还把美国经济做空了。在里根总统任职期间,减税幅度倒回去一半,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收入大幅下降,国债增涨近三倍(从9970亿美元升至2.85万亿美元),这导致美国从世界最大债权国沦为最大债务国,成为里根任期内“最大的失望”(greatest disappointment,里根语)。目下当今特朗普还要再次推行,相信会比里根输得还要惨。

特朗普税改前途,比里根减税更凶多吉少 | 陈平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29日,美国密苏里州,总统特朗普出席聚会会议就税改发表讲话。(图/东方IC)

一、先要理解理睬经济增长的动力是什么

首先,要理解理睬经济增长的动力究竟是什么。其实经济增长的动力分两种,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科学技术进步——科学技术进步以后,生产力提高,加上根蒂根基举措措施建设,推动物质生活的提高,生产又进而增加。但是,因为生产的增加是投资带动的,所以中国增加的生产大部分不是自己消费,供出口,出口赚的钱再进行投资,因此才有中国经济的高速度增长。

投资,标的目的要正确。比如中国前30年为了国防,不能不投资在军工领域,军工提高了中国的科技能力,但钱赚不回来,所以那时民众勒紧裤腰带,过得很辛苦;后来30多年,中国打开国外市场,出口赚了钱,改进根蒂根基举措措施,经济得以高速增长。两种都是投资带动,但是投资在什么地方是有讲究的。投资在可以扩张市场的地方,老百姓生活就可以改善;投资在刚起步的根蒂根基工业、军工等领域,民众生活实际上改善不大,但是国力得到了增强。

而发达国家情况就不同了,目下当今的美国、欧洲国家早已不是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初期时的样子。比如说美国,当年投资修铁路,带动经济高速发展,而投资带动的时候,因为没有竞争能力,所以搞保护主义,这一情况持续到二战前。

二战以后,美国经济发展速度降下来,很重要的一个缘故原由是美国大量投资科研,用于军工打仗,但打仗只烧钱不赚钱,不克不及增加生产。生产增加部分,靠消费拉动,但是西方经济增速也由此愈来愈慢,因为消费增长受西方福利负担牵制。福利包袱越大,社会越平稳,但是发展速度越慢。

所以大萧条入手下手,美国罗斯福总统就改变了政府先前采用的“看不见的手”的政策——若市场继续主张“看不见的手”,是没办法摆脱经济危机的。因此,罗斯福政府借战争的机会大规模投资根蒂根基举措措施,包括美国的高速公路都是那时候修的。劳保福利制度则是借越战的机会建起来的。美国同时打越战和搞社会福利,然后持续出现贸易逆差,美元和黄金在1970年脱钩了。

特朗普税改前途,比里根减税更凶多吉少 | 陈平

富兰克林·罗斯福资料图

从1950年代到1980年代,整个西方国家(包括英美在内)的趋势都是一样的,都是增加累进所得税。从富人那里挣钱补贴穷人,所以福利是扩大的。在这段时间里,西方社会之所以稳定,一个很重要的缘故原由是依靠很高的所得税来补贴福利。

而里根搞减税,主要措施有两项:第一项,把最高的小我私家所得税,从70%降到50%,然后降到38.5%;第二项措施倒是有效的,把税收的档次从十五个等级减为四个等级,这受到很多人欢迎。但是他减税的经济效果怎样?第二年,美国政府的税收就下降了6%,经济立刻陷入衰退。从1980年代以后,美国越减税,福利越困难。

这里面就讲到为何减税在美国不会有好效果。

一说减税,首先是政府税收减少;政府税收减少的话,财政赤字增加。财政赤字增加靠什么办法解决?以前国民党靠印钞票,通货膨胀;美国不愿意通货膨胀,就借债。政府借债,企业也借债,推高利率;利率一增加,全球热钱往美国跑,买美元;美元升值后,出口商愁了,进口商高兴了,所以进口贸易大幅度增加;进口贸易大幅增加以后,美国制造商的东西卖不出去了,制造业干脆就移到日本、东南亚,后来移到中国生产。

所以,美国制造业的外移,是里根搞减税造成财政赤字和债务增加,推高美元的结果。目下当今特朗普也要搞这个,结果会是一样的。有美国媒体做了数据预测:减税酿成的经济成本是10年内财政赤字增加1万亿美元以上,收益的60%给了1%的家庭。经济增长率在1.5%左右徘徊,难达2%,特朗普许诺的4%没有可能。股市会出现泡沫,美元会走强,投机资本回流,但阻碍制造业回流。

各国税负比较

二、改革的顺序很重要

中国也有很多人呼吁减税。其实,中国和西方不同,目下当今最大的问题是税收制度不健全。中国小我私家所得税收的很少,不占主要地位;而在西方国家,小我私家所得税占大头,企业税占小头。所以特朗普如果给企业减税,企业也不一定会增加投资,还要看国内环境怎样;但如果是减小我私家所得税,唯一的结果就是削减社会福利,增加社会矛盾。

而中国现状如何?中国政府目下当今要缩小贫富差距、城乡差距,大规模增加社会福利——如农村医保、养老保障等,再加上先前的一胎政策导致人口老龄化形势严峻,中国的福利开支急剧增加;福利急剧增加,如果不同时加税,中国政府的债务就会快速增涨;债务增涨以后很有可能走上西方老路,没有钱投资根蒂根基举措措施建设,没办法投资新技术,结果失业率增加,就业困难,和目下当今西方一样,经济增长速度日就衰败。

特朗普税改前途,比里根减税更凶多吉少 | 陈平

资料图(图/东方IC)

中国若真要减税,只能是改税制。中国目下当今改革增值税,负担还是在企业身上,缘故原由是企业税好收,小我私家所得税不好收。如果真想给企业减负,让企业创造就业,应该是减少企业所得税的同时大大增加小我私家所得税,以及征收房产税、财产税。这样一来才不会出现财政赤字,才可以或许缩小贫富差距。如果在扩大福利开支的同时,减少企业所得税,又不增加小我私家所得税和房产税,那么中国将来恐怕走的道路就和西方一样,以牺牲经济增长为代价。

所以,改革的顺序也是特别很是重要的。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究竟是什么?除大家都已经知道的渐进改革、双轨制以外,我认为还有一条——中国改革先干什么后干什么比西方聪明得多。

改革有两种可能,一种多是良性循环,就是:第一步棋下对了,初战赢了,经济增长;经济增长,老百姓一高兴,消费增加;消费增加促进生产。西方的问题出在哪儿?奥巴马上台的时候,有人请我去做讲演,给奥巴马政府提建议。我就说,“你学中国经验,第一条就是先增长后改革。”

中国怎么做到先增长?

七十年代,中国经济特别很是差,如果像东欧一样先放开市场搞国企改革,中国经济马上就垮了——国企改革改得特别很是晚,难以改动。所以,中国先放开最容易的包产到户,然后放开农村集市贸易。养鸡几个月就能够下蛋,养猪也不到一两年,农业生产周期短,所以农业先发展;农业发展起来,农民收入提高了,着手盖房子;盖房子得花几个月到一年,建筑材料需求也导致乡镇企业的发展;乡镇企业发展,解决大量就业问题,农民工还进城了。

所以,中国是在乡镇企业发展起来,解决了大量就业问题的时候,又开放深圳特区。深圳特区引进新技术,沿海就有经济增长点。沿海增加的税收的钱可以拿来补贴内地的改革,所以才一点点放开国企改革。沿海的国企改革改好了,才一点点放开内地这个生态的建设。因此,中国一步步棋走的都是良性循环。

而奥巴马,第一步棋就走错了。我给他们建议美国先推动经济增长再施行改革,他们说找不到经济增长点。绿色能源周期很长,投资太阳能成本很高,都不赚钱。而奥巴马要得到老百姓的拥护,于是先搞医疗改革,给穷人们扩大医保。在经济萧条的时候扩大医保,增加财政负担,导致财政赤字更严重了。财政赤字,政府发债借来的钱却根本不投资,拿去救助大企业,可大企业拿到救助也不增加生产力,救助银行,银行拿了钱不信贷,只炒高股票市场。

特朗普税改前途,比里根减税更凶多吉少 | 陈平

奥巴马资料图(图/东方IC)

特朗普比奥巴马高明,理解理睬中国经济增长的经验就是先搞根蒂根基举措措施建设,不然硅谷研发好了,要生产时速度根本比不上深圳——深圳的根蒂根基举措措施、产业集群比美国生产效率高多了。所以,特朗普第一要搞的事情就是建设。没钱怎么办?不在国外支持人权运动,削减军费不再打仗,省下来的钱可以投资建设。但这两条立刻把美国左右派全得罪了。

首先,特朗普想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收缩军备竞赛,把钱省下来,但这样就得罪了军火集团,所以大闹“通俄门”,说他是叛徒。特朗普为讨好军方还得增加军费。增加军费不仅把救灾的钱搞没了,还把未来用于支持减税的钱也搞没了。

其次,前文有述,减税就是减福利,所以整个民主党坚决反对。但特朗普为了讨好共和党的多数,就得先经由过程减税而不是先搞根蒂根基举措措施。这样一来,财政赤字增加。我估计,这一两年内美国一定会加税。当年里根和老布什都这样子的,以为减税能带来经济增长,减少财政赤字,结果经济增长慢,财政赤字增加;财政赤字增加以后,绰绰有余,一两年后又得加税。加税以后,美国制造业回来的可能性更小了。

这里面就体现了中国制度和美国制度的差别。

中国制度是中国共产党长时间执政,所以可以有长远眼光,不用考虑任期,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的计划都可以做;美国总统任期四年,最长做八年,短时间政治没可能做长时间的根蒂根基举措措施投资规划。这也是美国没办法跟中国竞争的缘故原由之一。更别说欧洲国家,政府弄得不好的话才干几个月。

再者,中国共产党代表各个阶层的利益,所以可以在党内进行协调,沿海和贫困地区可以互相帮助;而西方所谓的议会制,每一个利益集团都坚持自己的利益,根本就没有妥协余地,所以议会里经常出现“死结”。改革要适量调整时,主流经济学追求“帕累托最优”(简而言之,双方都不损失),这样的事情是不会有的——富人要减税,穷人要增加福利,这是天上掉馅饼。

三、辩证施治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缘故原由,企业的所有制“结构”有着很重要的关系。目下当今美国众多大企业已没有大股东了,股东很分散,老板多是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会、德克萨斯教师退休金会等基金会。基金会的主要目标是是增加福利和分红,因此就给CEO一个合同,要求后者在任期内让股票价值升高,这样就能够拿个大红包走人。

特朗普原来有一个商界的咨询委员会,问他们“如果给你们减税,你们投资吗”,没有人回答。道理很简单,减了税后,企业可以有三个选择:第一,给工人涨工资,但这对资本家、股东没什么好处,真要给工人涨工资,就是民主党希望的拉动消费,而不是给富人减税,共和党和大财团都不会干;第二,投资研发和根蒂根基举措措施建设,这对企业有好处,但是也不一定肯干,因为多是下一任的CEO赚好处,自己任内见不到收获;第三就是大家都会干的,拿这个钱分红,或者把股票买回来,拿大红包走人,而这对企业和国家都没好处。

当然,也有一个说法:如果给小企业减税,老百姓的消费增加,那我多开餐馆多雇人,经济就会因此繁荣,失业率也会下降。然而,给小企业减税,但整个大环境不好,退休金都在削减,你选择在家自己做饭,还是出去吃餐馆?目下当今不少中国人在街上吃餐馆,美国人多是在家里自己做,就因为手上的钱少了。

特朗普税改前途,比里根减税更凶多吉少 | 陈平

资料图(视觉中国)

所以,讲“减税就一定会刺激就业投资,促进经济增长”,这是一个单方面的思维。在不同国家,效果不同。这点我倒建议大家读读《黄帝内经》,《黄帝内经》都比美国经济学思维有辩证法。同样是经济不好,究竟是属于“气虚”,还是“火旺”,不同的缘故原由,辩证施治的处方是不一样的,不克不及说所有人服用泻药或补药。而西方经济学线性思维,按中国人的说法,一根筋,最后只会让事情变成恶性循环,而不是良性循环。

奥巴马搞医改,共和党反对,民主党强行经由过程,选票上去了,当了两个任期总统,但是经济效果很差,所以总统任期还没完,民主党在各个州的议席就丢掉了。目下当今共和党搞税改,又是共和党片面表决,一个民主党议员都不赞成,相信未来经济效果也一定是极其糟糕的,你看好了,共和党一定会丢选票,甚至丢掉在两院的优势,最后改革又改不成了。至于特朗普能否度过“通俄门”,不被弹劾,继而四年后连选连任,我看更玄。

四、应对之道

特朗普的成就在于简化税制,但依前车可鉴,未必能促使美国制造业回流。若投机资本回流推高美元,只要中国不干盯住美元的傻事,也不买美国国债,才会大大增加和美国斤斤计较的筹码。

要知道,美国如果财政赤字继续增加,又没有足够多的资金买美国国债,利率将会升高,股市必然下跌,最终导致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没有中国合作的话,极有可能难以奏效,美元地位会更加动摇。

美国若要求中国投资美国根蒂根基举措措施,中国就能够提条件,如要求美国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放宽对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出口等,否则宁可投资巴西和墨西哥等拉美国家,增加他们对美国的竞争力,以达到牵制美国的目的。

美国如果用台湾和南海问题逼中国在贸易和金融战中让步,中国可以以眼还眼以眼还眼,如加强和美国传统盟国土耳其、沙特的经济合作,加强和俄罗斯、乌克兰、伊朗的互信,包括重启东北亚贸易自由区的谈判。日本经济界众多人士早就在东南亚金融危机后理解理睬,日本经济只有搭中国而非美国的便车,才有出路。韩国经济界也早有此共识。

特朗普税改前途,比里根减税更凶多吉少 | 陈平

安倍经济学的破产和美国在朝核问题上不动声色的失败,尤其是美国在全球化层面的退却,让西欧东亚美国的传统盟友都心虚了。特朗普玩商业生意业务嘘声恫吓的游戏,若没有经济实力和国内政治的支持,吓不了任何人。特朗普最后自救的希望,和中国合作比和其他国家生意业务、在国内国际舞台上运作的希望大得多。

简单归纳综合,特朗普税改凶多吉少。中国改革开放,走自己的路。有媒体认为,特朗普税改的国际影响堪比1980年代美国逼日本签下的“广场协议”,这纯属想入非非。美国当今的实力,连俄罗斯、德国都压迫不了,还想用国内摇摇晃晃的税改逼中国让步?相信国内一些经济学家盲目崇美的情结,和西方唱衰中国的观察家一样,终会受到历史的教训。

(口述收拾整顿/观察者网李泠)

作者问答:

1.减税可以或许拉动消费吗?

不一定。美国给富人减税,富人消费增加很少,主要增加的是金融投机,少数才是实业投资,因为投资领域取决于投资环境。里根减税导致利率高涨,投资减少,就业有限,如何增加消费?即使资本回流美国,鉴于美国国内高昂的人工成本和福利负担,相信美国企业宁可投资机器人,也不会给工人涨工资或增加雇员。企业利润增加,工人收入和消费未必跟着增加。

以上规律有两个例外,一个是德国。因为在德国,工会代表进入理事会,所以工人有权要求企业把增加利润的一部分发给职工,德国高端制造业也因此能留住技术工人。但是,代价是德国产品价格高销量少,没有规模效益,中低端市场让给日本、韩国和中国。

第二个例外是中国。因为农村根蒂根基举措措施改善,大批农民工回乡创业,可以就近赐顾帮衬子女和老人,导致制造业人力短缺,所以这些年中国工人工资增长的速度超过GDP增长率。新技术竞争激烈,高薪挖人导致中国高端制造业的工资急速提高,逼得大批企业引进自动化和机器人取代人力。中国消费的急剧上升,主要动力来自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的市场扩张,和减税没有太大的关系。可能高新产业的地区政府让利有促进作用。

2.美国欢迎还是害怕“曹德旺们”的中国投资?

美国历史上对来自日本、韩国的投资,向来喜忧参半,不知如之奈何。为何?好处是增加就业,坏处是美国本土企业多了竞争者。犹如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无法用关税保护,岂不让美国市场成为东亚国家的“经济殖民地”?何况中国是共产党国家,美国连华为产品都不敢放开,如何敢放开中国投资?

目前美国各州政策,入手下手只许中国人买房;等到加州房价大涨,美国人自己买不起了,又要限制中国人买房的地区。制造业投资,曹德旺的玻璃不是什么高科技,可以试试。如果中国像丰田、三星那样,在美国生产汽车和芯片,招雇美国高级科技人才,比收买美国专利还厉害,美国敢吗?目下当今可笑的是,中国敢对美国开放外资直接投资,美国不敢对中国开放直接投资。去了也是种种限制。

曹德旺在美国投资是赚是赔,能坚持多久还不知道。担心大批曹德旺投资美国的,应当是美国而非中国。如果华为能在美国、欧洲和日本布局全球产业链,中国企业才真的崛起于世界之林了。“风物长宜放眼量”,我相信中国真正企业家的智慧和判断力,比美国金融投机家高明十倍。

扩展阅读:

减税?特朗普这一招很愚蠢

背景简介本文作者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陈平,文章于2017年12月4日发表于观察者网(http://m.guancha.cn/chenping1/2017_12_04_437648.shtml),风云之声获授权转载。责任编辑孙远


欢迎关注风云之声

知乎专栏:

一点资讯:

http://www.yidianzixun.com/home?page=channel&id=m107089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