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官网-ag亚游娱乐平台-ag游戏官方网站【AG官网】

兵临城下,日军重兵压境大战在即——衡阳之战2

2017-07-16 17:00 来源:ag游戏平台官网编辑整理

周明

摘要:由于原定两翼夹击日军的计划未能实现,处在中间的衡阳就成了日军进攻的焦点。守备衡阳的第10军分秒必争进行战前准备。日军大兵压境,一矢之地的衡阳将如何应对日军的猛攻?从外围争夺入手下手就已经预示着这必将是一场惨烈的恶战。

兵临衡阳城下

长沙既失,日军下一个兵锋所指便是湖南中南部重镇衡阳了。

衡阳,为当时湖南第二大城市,粤汉线、湘桂线在此连接,从湖南腹地通往西南京大学后方的多条公路也从这里经过,是西南交通的枢纽。而衡阳飞机场是中美空军重要基地之一,一旦失守就将使空袭日本本土的轰炸机前进机场退至桂林,航线距离将延长2000千米以上!此外,衡阳还是湘江、蒸水和耒水的交汇合流的地方,依靠这些江河,可以转运湖南出产的大量粮食、矿产等资源。因此一旦衡阳失守,无论在交通、军事还是经济上都将带来巨大的灾难性后果。有鉴于此,衡阳便自然而然成为日军“一号作战”的重要目标。

兵临城下,日军重兵压境大战在即——衡阳之战2

图9:衡阳是当时湖南第二大城市,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日军在湖南作战的战略构想中,计划对湘江以西地区取守势,而以主力投入湘江以东,衡阳是作为重要目标必须予以攻占并确保,并认为作战的关键是与中国军队在长沙、衡阳之间的决战,估计在攻击长沙时还不会马上就出现因中国军队主力两翼夹击而引起的决战,但在进攻衡阳时,必然会出现主力对决,那么就可在进攻衡阳时围歼第九战区主力。因此日军湖南作战的主要意图就是夺取衡阳,并在衡阳周围的主力决战中歼灭第九战区主力。日军还分析到,鉴于第六战区的主力在此前的常德会战中已有较大损失,还没有完全恢复,其对衡阳方面的侧翼威胁不大。而第九战区位于纵深的主力部队才是最值得重视的威胁,因此必须集中兵力于第九战区主力所在的湘东山地。在具体兵力分配上,以1个师团用于湘江以西,以2个师团进攻衡阳,以3个师团用于湘东山地(后增至4个师团,共计36个步兵大队)。——应该说日军对战局的预测还是比较准确的,兵力使用也是轻重得当,在庙算上已经赢得了先机。

根据这一战略构想,日军第11军于6月20日下达攻击作战命令:

1.第11军乘敌战备还没有完成之际,迅速攻克衡阳,同时搜寻前来增援之敌,就地予以围歼;

2.第116师团应以主力向易俗河、白果市、两路口附近,向衡阳西南挺进,占领衡阳;第116师团一部向湘乡推进,肃清当面之敌后,即向白果市前进,与主力会合。特别应以部分兵力沿易俗河、南岳市、九渡铺地区前进,与第68师团相策应,同时派出有力一部向白鹤铺标的目的前进,阻敌增援,并切断湘桂铁路;

3.第68师团应继续执行此前任务,歼灭当面之敌,迅速占领粤汉铁路及衡阳机场,协同第116师团攻取衡阳;

4.第218联队溯湘江而上,协同第68师团攻占涞水、耒水及衡阳以东铁路桥,并协助第68师团渡湘江;

5.第13师团应继续执行此前任务,以主力围歼萍乡附近之敌,同时以有力部队向攸县推进,师团主力视情况再向攸县跟进;

6.第40师团占领湘乡之后,肃清当面之敌,并做好在益阳及永丰标的目的作战的准备,在长白湖以南及朱良桥地区部署兵力,确保湘江运输;

7.第34师团以主力渡过湘江,扫荡湘江以东翎坑-永安-金井-瓮江一线,摧毁达摩山周围敌军据点;

8.第58师团协助空军迅速在长沙、湘潭设立建设机场,掩护从渌口到湘江下游的水上运输,并确保长沙、岳麓山及湘潭地区;

9.第3师团以主力搜索并围歼萍乡以南地区之敌,随后在萍乡以南集结,以部分兵力留驻浏阳,策应第27师团,围歼浏阳以北地区之敌;

10.第27师团应继续执行此前任务,以第3师团协同,围歼浏阳以北之敌。

兵临城下,日军重兵压境大战在即——衡阳之战2

图10:日军抨击打击路线图

国军方面对衡阳会战的战略构想还是“天炉战法”的老套路,中间正面堵,两翼夹击,击退来犯日军。6月20日军委会下达衡阳会战的作战命令:

1.国军以确保衡阳为目的,阻敌深入,以一部于渌口、衡山之间作持久抵抗,主力由醴陵、浏阳向西,由宁乡、益阳向东,击破深入之敌;

2.第30集团军先击破醴陵东北之敌,再攻击南下之敌侧背;

3.第27集团军先击破醴陵以北之敌,再协同第30集团军攻击南下之敌侧背;

4.第27集团军副司令欧震指挥第37军和第10军第3师,在渌口、衡山之间作持久抵抗,阻敌深入;

5.第24集团军攻击湘江以西之敌,并以一部守备湘乡;

6.第24集团军副司令李玉堂指挥第10军(欠第3师)、暂编第54师(1个团)守备衡阳机场;

7.军委会直辖第62军置于衡阳西南地区。

就在双方同时下达作战命令的6月20日,日军第68师团已经入手下手向衡阳推进,衡阳会战全面展开。衡阳会战是一号作战第二阶段湖南地区湘桂线作战(也称长衡会战)的重要组成部分,由几乎是同时交错进行的4个战役组成,由于这4个战役时间地点上相互穿插交错,分别是第九战区主力在茶陵、醴陵湘东山地对日反击的湘东作战(也称茶陵反击战)、第六战区第24集团军在永丰(今双峰)、湘乡等地展开攻势的湘西作战(也称双峰之战)、第10军坚守衡阳的衡阳保卫战和李玉堂兵团在衡阳西南、西北救援衡阳的衡阳解围战,本文主要介绍衡阳保卫战。

第10军的战前准备

由于两翼夹击的湘东茶陵反击战和湘西双峰作战都未能如期实现,那么负责中间堵的自然将承受巨大的压力,这个卡在中间的塞子正是衡阳。

守备衡阳的部队是第10军,该军下辖第3师、190师和预备第10师,为加强衡阳守备力量,第九战区将正在衡阳的第74军野炮营(该营正拟赴昆明换装,所属火炮大都已交出,仅余三八式野炮4门)、第48师战防炮营(57毫米战防炮6门)和46军炮兵营的1个山炮连(75毫米山炮4门)以及担负衡阳机场警卫的暂编第54师1个团全部划归第10军,但第10军190师为后调师,所谓后调师是指将兵员全部转拨给友邻部队(该师兵员全部转拨到第3师和预10师),仅保留班长以上各级军事干部,随后到后方接受新兵,加以整训后再归建。本来190师正要开往后方接受新兵,因战事爆发,军长方先觉便把该师留了下来。在190师的3个团中,只有570团是完整的建制团,568团和569团都是只有干部而没有兵员。正是考虑到190师是后调师,所以军委会才临时将新编19师划归第10军指挥,不过新19师在第10军序列里也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6月13日又被调往全州。作为补偿,军委会又将暂编第54师划归第10军,但是暂54师在衡阳地区只有师部和第1团,另外2个团均不在衡阳,也就根本无法参加衡阳之战。这样第10军名义上是3个师9个团,实际仅7个团,且刚刚经过常德会战而未及补充,加上暂54师的1个团,总共才8个团1.7万人。

而此时第10军内部还有着人事上的麻烦,军长方先觉因在第三次长沙会战和常德会战中的杰出施展阐发而声名大噪,自然有些沾沾自喜起来,甚至连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也渐渐不放在眼里,有些命令执行起来也就两面三刀了。特别是在常德会战中,薛岳越级指挥抽调190师,使第10军侧翼暴露,方先觉因此与之发生争执,更是结下了梁子。于是薛岳入手下手指派亲信到第10军任职,如先任军参谋长后任第190师师长的容有略。方先觉也不是省油的灯,对薛岳指派的人或借故撤职或寻机法办。这就使两人矛盾激化,最终还是薛岳占了上风,方先觉被免去军长职务,调任军事委员会高级参议,而由陈素农(也有资料称是方日英)继任军长。就在陈素农赴任途中,日军入手下手发动湖南会战,兵锋直指衡阳。陈素农见日军势大,不敢赴任,一纸报告呈交军委会称临阵换将于军不利。参谋总长何应钦在报告上批示:“赴任未说此时说,分明就是临阵畏怯!”新军长没到任,而战事已在眉睫,真要临阵换将,确实于军不利,薛岳只好拉下脸面命令仍在衡山等候办理移交手续的方先觉代办署理第10军军长,负责指挥衡阳保卫战。方先觉怎么会买这个帐,几回再三推辞。消息传到蒋介石耳里,蒋介石亲自给方先觉打来德律风,先是大骂方先觉昏庸“日军已经切近亲近衡阳,而你居然还在和战区长官怄气,置民族大义予不顾,成何体统?”老校长的训斥把方先觉骂醒了,当即透露表现一定积极部署固守衡阳,发扬第10军优良传统,坚决抗击日军来犯。——一场人事风波终于在战前得以消弭。

兵临城下,日军重兵压境大战在即——衡阳之战2

图11:第10军军长方先觉,胸前佩戴的就是第10军“泰山军”的徽章

5月29日,蒋介石用长途德律风向正在衡山的第10军下达立即开赴衡阳,确保衡阳十天至两周的命令。同时军委会电令第九战区“令第10军(附暂54师主力)固守衡阳,但以一师主力开易俗河,掩护湘潭、衡阳交通线,暂编第2军以主力在渌口、主亭间,掩护湘江右岸交通,均归薛岳指挥,但无命令,不得参加长沙会战。”

5月30日,第10军军长方先觉率第3师师长周庆祥亲自侦察衡阳至湘潭间地形,部署第3师选择有利地形对日军实施迟滞作战,以掩护军主力在衡阳展开和组织防御,在必要时再撤回衡阳归建。

5月31日,军委会正式下达第10军(欠第3师)固守衡阳的命令。第3师先行由衡山出动,前往湘潭易俗河南岸地区,由第27集团军副总司令欧震指挥。

6月1日,第10军进入衡阳,受到衡阳市民的强烈热闹欢迎。方先觉即率军参谋长孙鸣玉、190师师长容有略、预10师师长葛先才、新19师师长罗活和军工兵营长陆伯皋对衡阳地形进行全面勘察,确定防御部署。衡阳防区面积仅3.9平方千米(东西宽约1500米,南北长约2600米,其中城墙以内的城区0.8平方千米)。以第190师位于城东,以1个营配属1个野炮连,进驻泉溪市耒水西岸新码头作为最前哨阵地,以一部于酃湖南岸铁路经湖西塘湾至蜈蚣桥一线设立警戒阵地,师主力于五马归槽、橡皮塘、莲花塘一线构筑主阵地;

以预10师位于城西,以一部在托里坑、欧家町、黄茶岭一线设立警戒阵地,师主力于汽车西站、虎形巢、张家山、枫树山、五桂岭、江西会馆一线构筑主阵地;

以新编第19师位于城西,以一部在高家塘、三里亭、胡坳、马王庙一线设立警戒阵地,师主力于石鼓咀、草桥、辖神渡至汽车西站一线为主阵地——新19师于6月13日奉调全州,所部防务先由190师接替,直到6月24日第3师主力7团和9团撤回衡阳归建后才由第3师接替:

暂54师1个团位于城东北,以一部在东家湾、何家山一线设立警戒阵地,主力于冯家冲沿耒水西岸构筑主阵地。

炮兵在雁峰寺、县政府、蒸阳路、吉祥街一带占领阵地——第10军炮兵营战前正在昆明换装新式美制75毫米山炮,听说衡阳战事将起,营长张作祥便率领全营赶回归建,途经桂林时,炮兵第1旅有意截留,经由过程关系搞得命令,将该炮兵营改编为炮兵第1旅29团第2营,即日进驻广西全州。营长张作祥无奈之下只得越级直接电告军委会陈情。参谋总长何应钦接到电报,认为一个小小的中校炮兵营长,为了能率部参战居然径直电告最高统帅部,其忠可鉴,其勇可嘉,其义可许,于是亲自下令取消前令,并命桂林方面立即安排车皮运输,不得阻碍。第10军炮兵营这才得已继续上路。6月21日到达金城江,此时长沙失守已三日,前线运输十万火急,他想方设法才搞到只够运送半个营的车皮,只好分为两个梯队,自己率第一梯队先乘车赶回衡阳,副营长杨春柏率余下半个营就地候车。24日半个炮营到达距离衡阳30千米的中伙铺,这是离衡阳最近的站点了。正在中伙铺的第27集团军副司令李玉堂接到报告,作为第10军的老军长,立即召来张作祥,告诉他目前日军已入手下手向湘江东岸进攻,炮兵向衡阳机动容易被发现,遭受损失,不如暂时留下,随集团军司令部行动,以后再待机归建。但张作祥立即透露表现自己想方设法赶回来就是想尽早归建参战,绝不克不及因有危险而前功尽弃。李玉堂只好派出部队掩护炮营至三塘,再由第10军派出部队接应进入衡阳。张作祥也将半个营分为掩护组和运输组,掩护组负责保护,而运输组专司运炮。途中曾几次遇到小股日军,均被掩护组击退。25日半个炮营6门山炮2000发炮弹进入战云密布的衡阳,后来成为衡阳保卫战中第10军一张重要的王牌。这样第10军共有14门火炮,3000发炮弹。要是没有在桂林的那段耽搁,炮兵营完全可以全部进入衡阳,那么不克不及说改变战局,至少能给日军造成更大的打击。

第10军军部设在中央银行,军部前进指挥所设在五桂岭。

兵临城下,日军重兵压境大战在即——衡阳之战2

图12:第10军在衡阳布防图

部队部署一定,立即入手下手构筑工事。衡阳原先已经构筑有国防工事,而且全部是钢筋混凝土工事,相当坚固。但第10军久历战阵,尤擅防御,工事修筑极有心得,立即就发现这些工事存在不少问题,首先原来设定防守衡阳需要3个军,因此整个防御工事系统范围比较大,而目下当今名义上1个军,实际仅2个半师,要分兵守备这些工事根本是不敷使用。其次在构筑工事时注重射界,而忽视了工事本身的隐蔽性,这一点在面对火力占优的日军时,无疑将是特别很是不利的。而且这些工事全部都是独立据点式的,各据点之间距离都很大,难以相互呼应。因此整个防御体系,也就是若干孤立的点,而不是严密的线和面。有鉴于此,第10军对这些预设国防工事进行了精心改进和加强。放弃了若干外围工事,以缩小防御正面,对于放弃的工事一律加以破坏以避免为日军所用。城东、城北依托湘江与蒸水设防,城西北沼泽水田全部放满水,各沼泽之间通道均构筑碉堡、地堡。城西南丘陵,构筑成数道防御线,各据点之间均以交通壕相连,丘陵对敌正面,全部削成断崖,在崖顶筑有手榴弹投掷壕。在丘陵之间的凹地,建有外壕,外壕前沿用粗大圆木建以两到三层栅栏。断崖与外壕之间布设铁蒺藜和以10厘米直径以上圆木建成的木栅墙。无法修成断崖的山丘前则挖设壕沟,壕沟一样平常都有5米深5米宽,沟底还有地堡,以防日军藏匿。所有阵地之间都有1.5米深的放射状交通壕相互连接,同时根据地形在交通壕前后筑有1.5米深的散兵坑,散兵坑上均有伪装。阵地以外30米修筑暗堡。在城西比较平坦的地区,布有雷区、多层铁蒺藜、四道战壕。整个衡阳郊外巧妙利用地形,构筑坚固工事,形成完备的坚固防御体系——这些防御体系后来在防御战中发挥巨大作用,日军评价道:“尤其是敌人的碉堡位置,颇尽选择之能。其碉堡不独能相互支援,随意率性发挥侧射、直射火力,且每一碉堡前,均能形成猛烈交叉之火力网。其各丘陵之基部尽已削成断崖,于上端构有手榴弹投掷壕,我军既难以接近,亦无法攀登。此种伟大防御工事,实为战争中所初见,亦堪称中国军队智慧与努力之结晶。”

为保证在战斗中各部队之间通信联络的畅通,德律风线尽可能埋设在地下,同时组建德律风线抢修队,划分责任区,并组织昼夜线路抢修演习,以熟悉责任区环境便于战时抢修。无线电台布置在坚固建筑物内。对空联络白天使用布板,夜间使用灯光,为此特意准备了百余个饭碗,内置桐油,以布条或棉条为灯芯,一旦夜间需要对空联络,即点燃桐油后摆放成各种通信符号。第10军军部电台使用的是手摇发电机,性能不够稳定,难以直接与重庆的军委会联络。幸亏美军贺克准将来衡阳,告之了与芷江空军第3路军的无线电呼号和波长,可以直接沟通联系。这一点特别很是重要,不仅可以直接与空军联系,获得空中支援,还可以经由过程第3路军的中继与军委会设立建设无线电通讯联系。

炮兵部队则对衡阳四周丘陵、山地、村落、路口等目标都标定了射击诸元。在湘江边上准备了石油,可以随时排入江中然后点火为障。在衡阳市区各路口均修筑了工事,将重要物资如弹药、粮食、被服、药品等都分散保存于地下储藏处。衡阳抗敌后援会和市政府、工会还组织了3000名工人,征用了市区120家木材厂商的木料120余万根,协助第10军修筑工事。

为鼓舞官兵士气,方先觉特意规定了负伤赏金:“上校负伤者赏1万元,中少校5000元,尉官4000元,士兵1000元。负伤不退者,特赏;伤愈归队者,晋级。”

此外,衡阳人民抗敌后援会还发动民众破坏道路、桥梁,日军派飞机侦察发现“株洲至衡阳之铁路和宝庆至衡阳之公路,悉被衡阳居民破坏,运输设备,一贫如洗。”特别要指出的是,这些破路工作全都是民众自愿参加,义务完成的,未向国家取一分一厘之报酬。考虑到一旦战事爆发,衡阳必然成为战场,为避免衡阳民众的无谓伤亡,也为了防止汉奸特务混杂民间,第10军于6月18日起劝慰市民全部疏散,实行“衡阳空城”。第10军还特意要求市民疏散离家时一律将门窗钉牢,如房屋被炮弹炸弹炸毁乃无法避免的损失,如房屋被人为破门而入则由第10军负责赔偿。同时与铁路局协商调集火车免费运输,在衡阳南站、西站分别派参谋人员协助办理疏散事宜,另外在每一个车站派1个步兵排负责维持秩序,1个辎重连负责协助百姓搬运行李。疏散之时,车站上摩肩接踵,大人喊小孩哭,一有列车到站便蜂拥而上,不但车厢内挤满了,连车顶上都挤满了人。而挤不上的市民便就地坐在铁轨边,栉风沐雨,等待下一班空车。放眼望去,不胜凄惨。至22日,30万市民基本疏散完毕,衡阳市内只有2.3万民工组成的工事抢修队、弹药运输队、担架队、伤病员服务队等协助第10军守备。

方先觉确实不是等闲之辈,他见衡阳东有湘江,北有蒸水,这两处天然屏障难以逾越,只用少数部队警戒就可。日军来犯的主攻标的目的要么从西北,要么从西南。西北地形平坦,而西南多山丘地形复杂,常人自然会以西北为主攻标的目的,但方先觉认为日军主攻标的目的必定是西南,因为西北地形平坦固然利于机动,但此时中美空军已掌握制空权,陈兵西北,无疑是将成为空中打击的活靶子。而且长衡公路沿线多为连绵山地,其实不利于部队机动,一旦遭到阻击或空袭,难以展开。而如从长沙向东绕至衡阳西南,道路情况就好得多。加之日军历来不放在眼里我军,不会以西南山丘为虑。更重要的是,如果从西北主攻,即便攻下衡阳城,也还得再攻西南山地,因为衡阳的公路铁路都从西南山地经过。而从西南主攻,不仅可以在战斗一入手下手就切断衡阳与后方的公路铁路联系,而且只要拿下城区就大功告成,根本没必要在意衡阳西北——这一判断相当准确,因此第10军将西南山地作为防御重点而精心营造。

在兵力部署上也是特别很是有远见,第10军所辖3个师中,190师是后调师,实际仅1个团,战斗力最弱。而第3师是老骨干,战斗力最强。一样平常人如果认定西南为主攻标的目的,自然会将第3师布防于西南山地,但方先觉却是将预备第10师放在西南山地,而将第3师放在城西的二线位置,这正显示出方先觉在排兵布阵上的高明,他深知此战绝不会在三五日内结束,所以将预10师放在前,第3师放在二线,有意保存第3师的实力,作长时间坚守的打算。正是这一部署使第10军有了后来坚守47天的绵绵后劲。

6月13日,第九战区不但将新19师调往全州,还命令预10师待命进至湘潭,以迟滞日军南下——如此一来,在衡阳的第10军只剩下了后调师190师!单靠190师那是根本不可能守住衡阳的,于是方先觉急召远在湘潭的第3师师长周庆祥回衡阳。15日周庆祥赶回衡阳,方先觉用衡阳特产“湖之酒”款待周庆祥,席间方先觉谈及守衡阳以眼前情况来看是置之死地而必死,拜托周庆祥日后不忘旧情为第10军战死袍泽收殓尸骨。周庆祥立即透露表现第3师一定会返回衡阳归建,同第10军袍泽一起同生共死!有了周庆祥的这番激昂大方之诺,方先觉于当晚电告军委会,报告第10军在衡阳的部署情况,透露表现如“预10师推进湘潭,恐目的未达而前后两误”,请求免调预10师至湘潭,并恳请将第3师调回衡阳,以增强防御力量。军委会同意免调预10师,但依然没有同意第3师归建。直到23日,第九战区才同意第3师返会衡阳归建,方先觉立即电令第3师主力急行军撤回衡阳,24日傍晚,第3师主力(欠第8团)退入衡阳,并立即接替190师在汽车西站以北至草桥、石鼓咀一线防区。

兵临城下,日军重兵压境大战在即——衡阳之战2

图13:第3师师长周庆祥

衡阳是当时湖南的重镇,所以有好几个军委会后勤部的军需仓库,储存有大量的粮食弹药。但当第10军拿着第九战区司令和27集团军司令的手令前去协商调拨时,却被仓库管理人员一口拒绝,他们声称必须按照有关规定,没有后勤部的调拨单,谁的手令都没用。其实那不过是借故刁难,向第10军索贿的伎俩而已。方先觉哪会吃这套,一纸电文直接请示军委会:“职为备战,持薛、李两长官手令,于就近后勤部所属兵站分部之仓廪筹集守坚所需弹药粮秣,仓监谓以非后勤部调单不予补给,匪敌临近,时不再来,三日内如无特别指令,职将便宜行事,谨闻。衡阳职方先觉。”第三天,后勤部长俞鹏飞亲自飞抵衡阳,仓监们哪敢怠慢,立即向第10军调拨足以维持两周的粮食、步机枪子弹530万发、迫击炮弹3200发。曾向第10军公然暗示索贿的仓监生怕第10军告状,主动向第10军调拨2.8万枚手榴弹!——这批手榴弹在后来的保卫战中可是大起了作用。

6月20日军委会向第九战区下达今后作战命令:

一、国军以阻敌深入确保衡阳为目的,于渌口、衡山东西地区持久抵抗,以主力由醴陵、浏阳向西,由宁乡、益阳向东,夹击深入敌;

二、王(陵基)副司令长官(兼第30集团军)指挥第72军、58军、26军,迅速击破醴陵东北地区之敌,反击敌主力之左侧后方;

三、杨(森)副司令长官(兼第27集团军)指挥第20军、44军,先击破醴陵以北地区之敌,以后转移于王副司令长官所部之左翼,向西攻击敌人;

四、欧震副总司令(27集团军)指挥第37军、暂编第2军及第3师在渌口、恒山间,作坚强持久抗战,阻敌深入;

五、王耀武总司令(第24集团军)指挥第73军、79军、99军、100军及第4军残部,向湘江左岸之敌攻击,以一部守备湘乡;

六、李玉堂副总司令指挥第10军、暂编54师固守衡阳。第46军仍归第四战区序列,其新编第19师即开全州、黄沙河;

七、第62军仍归本军直辖,控制于衡阳西南地区待机;

八、对战场交通之破坏,务依预定计划加强。

军委会的意图很清楚,中路固守衡阳,从醴陵、宁乡两翼夹击。但是日军对这套战法早已有过切身体会,而且经由过程侦察已经发现了国军的部署,因此逆来顺受地采取先以两翼顶住,中间再突破的战术。第11军军长横山勇用于中路攻占衡阳的是第68师团和第116师团,这两个师团在此次作战中之前一直是作为二线兵团,并未参战,因此建制完整实力丝毫无损,是真实的新力量。

21日晚,蒋介石打来长途德律风与方先觉通话:“你第10军经常德之役,伤亡过半,装备兵员迄未补充,现又赋予衡阳核心守备之重任。此战,关系我抗战大局至巨,盼你第10军全体官兵,在此国难当前,人人发奋自勉,个个肩此重任,不负我对第10军期望之殷。希望第10军能固守衡阳两星期,但守期愈久愈好,尽可能消耗敌人。我规定密码二字,若战至力所能及时,将密码二字发出,我令友军48小时内解你衡阳之围,你可有决定信念?”方先觉当即透露表现将不惜任何牺牲,战至不遗余力死而后已。全军官兵无一有怯敌之色,人人努力构筑工事备战,斗志极为高昂,决心与敌拼死一战!蒋介石听后连说三个很好,并预祝第10军一战成功。而根据第3师第9团副团长周祥符(第3师师长周庆祥胞弟)回忆,后来方先觉曾透露蒋介石就在这次德律风中还口授过一道密令:“第10军若兵员打完了,仅剩下伤兵和文职人员,允许停战。”

早在6月16日,长沙还未攻占时,日军第68师团和116师团就入手下手渡浏阳河南下,直扑衡阳。19日,第116师团、第68师团57旅团从株洲渡湘江,分两路沿湘江西岸和易俗河向衡阳推进,68师团则于石亭渡过渌水,也杀向衡阳。

一场恶战就此展开。

外围争夺

6月22日日军飞机首次飞临衡阳,对市区进行狂轰滥炸,城区多处燃起大火。衡阳会战期间,尽管中美空军实力已经大为增强,但日军为会战也调集了相当的航空兵力量,所以中美空军并未能切实掌握制空权,只能说是稍占优势而已,因此日军飞机对衡阳的轰炸也是常事。是日晚20时许,日军已进抵衡阳以东约10千米的泉溪市——现名泉溪镇,属衡南县,位于耒河东岸衡阳隔河相望,距离衡阳市区约10千米。清朝乾隆年间设置清泉县,立郡设州,析县置府,分区建市,几易其名,因为镇东南有清泉山,而在清泉山北麓有泉溪,因此得名。抗战期间是耒河一个较大的渡口,也是一个很繁华的集镇——第10军最前沿的190师568团1营警戒哨对敌略加抗击便撤回耒河西岸。

兵临城下,日军重兵压境大战在即——衡阳之战2

图14:今天泉溪镇(罗威摄)

6月23日,负责指挥衡阳及湘桂路作战的第27集团军副总司令李玉堂在衡阳西南郊的头塘召集作战会议,出席者有第10军军长方先觉、参谋长孙鸣玉、第62军军长黄涛、参谋长张深、151师师长林伟俦、157师师长李宏达等。会议研究了当前战局和兵力部署,决定基本按照原定计划,由第10军守衡阳城,62军负责外围作战。会议上方先觉主动提出,62军如果位于头塘、三塘一带,太靠近衡阳城区,有一起被日军合围的危险,因此建议62军集结于五塘、六塘一带,担负外围策应。这一建议立即被采纳,62军遂从24日起调整部署,主力集结于六塘潭子山地区。

6月23日13时许,日军从泉溪市强渡耒河,向190师568团1营据守的曾码头(旧作新码头,据衡阳市政协文史学习和港澳台侨外事务委员会主任李岳平考证,耒河西岸并没有新码头地名,应为曾码头之误)发起攻击,揭开了悲壮惨烈的衡阳之战的序幕。按照原定计划,1营作为前哨警戒,完全可以不作坚强抵抗,后撤至五马归槽。但营长杨济和见日军异常骄横,居然连火力掩护都不组织就冠冕堂皇地乘汽艇、橡皮艇甚至木船入手下手渡河,丝毫没把国军放在眼里。在此情况下,如果不战而退,将会更加增长敌之嚣张气焰,于我军士气不利。便果断下令准备战斗,全营隐蔽进入阵地,待日军半渡之际突然开火——1营共有20多挺轻重机枪和加强的4门战防炮,同时射击,顿时将日军打了小我私家仰船翻,死伤及落水失踪达300多人,一路上未遭任何抵抗的日军根本没想到会在此遭到如此猛烈的打击,完全被打懵了,没死的赶紧逃上岸,再不敢胆大妄为,只是用机枪和火炮向对岸不时射击。午后日军留一部兵力佯动,主力绕至泉溪市以南渡河。杨济和见已经达到了挫敌锋芒的目的,遂按计划撤回五马归槽。但1营刚入手下手回撤便被日军发现,立即遭到火力拦阻,1营损失2门战防炮和3挺机枪,伤亡50余人。

方先觉见日军主力已大举来犯,必须要集中兵力入手下手防御作战了,遂命令在衡山地区迟滞日军的第3师迅速撤回衡阳。第3师师长周庆祥留下第8团殿后掩护,亲率主力以急行军星夜返回,于24日18时回到衡阳,进入原新19师在石鼓咀、草桥、辖神渡至汽车西站一线防区。此外,方先觉还命190师主力渡过湘江,进入东岸预设阵地,与主力呈犄角之势,扩大防御纵深。

当晚日军广播称“皇军已杀到衡阳郊外,占领衡阳仅是时间问题。”而在中国军队方面,军委会报告衡阳已在日军严重威胁下,鉴于第10军因为参加常德会战后实力还没有恢复,力量远比在长沙的第4军单薄,因此判断如果日军发起总攻,估计第10军最多坚守3天。

6月24日晨,日军渡过耒河,入手下手攻击五马归槽——位于现衡阳珠晖区东阳乡人民村和红星村交界处,海拔99米。五座形如骏马的山头分别叫上观音打座、下观音打坐、桐子岭、牛嘴岭、杉木峰围绕中间形如食槽的山坳,犹如五匹骏马同槽,故此得名。防守此地的是刚从河岸退回的568团1营和暂54师1团,激战整整1天,阵地屹立不动,但部队伤亡很大,指挥作战的暂54师师长饶少伟急向方先觉求援,方先觉立即命190师570团增援。

25日,日军入手下手向五马归槽至塘湾一线发起总攻,攻击重点依然是五马归槽,日军炮火特别很是猛烈,守军在衡阳城区的炮兵也随即开炮支援,炮弹越江而过,呼啸之声闻达数十里外,双方空军亦先后赶来助战,一时间炮火异常猛烈,漫天硝烟遮云蔽日。守军先隐蔽在工事躲避日军的炮火准备,待日军步兵入手下手冲锋再进入阵地,以机枪步枪手榴弹迎击,战至中午,日军仍毫无进展。下战书,第10军以当天早上刚刚归建的炮兵营新式美制75毫米山炮开炮支援五马归槽,守军士气大振,在570团团长贺光耀的率领下乘势反击,将日军逐退,但贺光耀腹部重伤,由副团长冯正之接替指挥。

方先觉见五马归槽守军伤亡颇大,而此地不过是外围,应当尽可能保存有生力量用于城区防御,便下令放弃五马归槽退守范家坪、橡皮塘、莲花塘、冯家冲一线。饶少伟接到命令,认为自己部队本来任务是警备衡阳机场,并没有参加衡阳防御战的命令,战区又没有新的指令,目前机场已然不保,没有必要将部队带入坚守孤城衡阳的绝境,便秘令1团团长陈朝章带1营、2营渡过耒河退至耒阳归建,自己则带3营留下来,以透露表现自己不是苟且偷生之徒——方先觉对此也未多加指摘,究竟?结果暂54师是客军嘛,能留下参战最好,不留也无法勉强。

兵临城下,日军重兵压境大战在即——衡阳之战2

图15:暂编第54师师长饶少伟

日军占领五马归槽后,一部继续向西攻击,直取衡阳机场;另外一部则从铜钱渡渡蒸水,向衡阳城西推进;主力向南由东洋渡渡湘江,攻击衡阳城南。早在6月18日,日军第11军就对68师团下达了“佐部队(即68师团的代号)应以主力从湘江东岸地区,另外一支有力部队从西岸地区向衡阳挺进。特别应使挺进部队(以步兵1个大队为基干,行李及弱兵除外)及挺进队等,没必要担心主力,向水、耒水以及衡阳东侧的铁路桥、衡阳机场挺进并占领之。志摩支队应沿易俗河——衡山——衡阳道路以东地区向衡阳突进”的命令,20日当日军占领长沙、浏阳、宁乡等地后,日军更是决心乘国军新败,布防不及,以精干小部队突进抢占衡阳,因此11军再次下令要求“佐部队应继续执行以前的任务,歼灭所在之敌,迅速占领粤汉铁路及衡阳机场,攻取衡阳。”为此,68师团特别组建了由独立步兵第64大队为骨干的松山支队,专门担负突进夺取衡阳机场的任务。

日军占领了五马归槽之后,为了尽快夺取衡阳机场,68师团又增派独立步兵第116大队支援松山支队。在得到增援之后,64大队的大队长松山圭助大佐决定从国军防线左翼的水田地带实施突破。就在此时,潜伏在国军部队里的日军间谍送来情报,国军在耒水沿岸没有设防,于是松山东大学佐立即改变计划,从耒水河实施突破。此时在湾塘担负守备任务的是24日午夜才匆匆渡江来的190师569团3营。3营营长黄钟命令8连坚守湾塘,9连只在八甲岭上派出3名哨兵担任警戒,一旦发现日军来进攻,立即报警,9连在山下的部队立即上山增援。但是黄钟最大的失误是没有安排对耒水河标的目的的警戒,而潜伏在3营里的日军间谍恰恰发现了这个致命的失误并立即报告了松山支队。而第10军早就发现有日军间谍混入了部队,并于23日派出参谋到各部队查询拜访,3营长黄钟以为是疑神疑鬼,其实不放在心上,结果铸成大错。

兵临城下,日军重兵压境大战在即——衡阳之战2

图16:今天的耒水河

入夜后,1个小队的日军偷偷渡过耒水河,悄悄摸上了八甲岭,突然袭击了9连在山上的警戒哨,然后主力从狭窄的田埂上随意马虎突破了湾塘阵地。守备湾塘的8连有60人战死,仅18人幸存。日军占领湾瑭后继续猛攻,直扑冯家冲,守备冯家冲的568团仅有干部,开战前才匆匆补充了一些新兵,因此战斗力很弱,很快就被日军突破。

午夜日军松山支队占领冯家冲阵地,将暂编第54师所部与190师隔绝距离,并攻入机场。方先觉获悉机场还未破坏就已失守,深知如果日军利用衡阳机场的举措措施,将大大提高其航空兵的活动范围,对整个西南战局影响巨大,立即命令190师不惜统统代价夺回机场,将其彻底破坏。

兵临城下,日军重兵压境大战在即——衡阳之战2

图17:今天俯瞰衡阳机场

26日拂晓,190师师长容有略亲率569团借夜色掩护,突然杀入机场,日军先头部队1个中队刚刚占领机场,立足未稳,也根本没想到中国军队这么快就来个回马枪,猝不及防,但日军一回神来,就立即组织抵抗。569团2营在塔台附近遭到日军顽强抵抗,难以进展。容有略对569团团长梁字超说:“梁团长,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果拿不下机场,军长要我的脑袋,我就先要了你的脑袋!”此话一出,梁子超二话不说,亲自率队冲锋,终于冲入塔台。就这样,经过5小时激战日军被逐出机场,我军伤亡200余人。容有略马上下令对机场组织破坏,先将所有机场举措措施炸掉,然后在跑道上每隔10米挖一个坑,埋下1千克炸药进行爆破,这样的爆破不仅完全破坏了跑道表面,也彻底震松了地基,短时间里无法修复。由于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569团在破坏机场举措措施后,迅速部署兵力转入防御。在机场标的目的的日军68师团独立第64大队随即组织力量于26日晚发起反击,569团本来只有干部而无士兵,开战前才临时补入一些新兵,战斗力很弱,面对日军1个大队的凶猛反扑,自然难以抵敌,只得且战且退,撤至江边的核心阵地。此时190师经过三天的苦战,仅剩1200余人,加上暂54师1团3营,还不到1800人。要凭这点兵力固守住江东阵地,几乎是不可能的。而衡阳城区兵力包括第3师全部算在内,也只有区区6个团,与其将190师消耗在江东,还不如将其撤回江西加强城防力量。于是方先觉下令湘江东岸部队由容有略统一指挥,全部撤回江西。待夜幕降临,容有略便指挥东岸部队分乘2艘渡轮,全部渡过湘江,然后将渡轮炸沉。190师撤退时,第3师和军炮兵营都高度戒备,随时准备以全部火力接应掩护190师渡江,190师也特别挑选了100人的敢死之士由副师长潘质亲自指挥担负最后掩护。190师入城后,除以570团接替搜索营担负江防外,师主力集结环城街为军预备队。说起190师撤回还有一段故事,方先觉本来是命190师死守湘江东岸,190师本来就是后调师,又经外围和机场等处作战,实力更是柔弱虚弱。一旦日军来攻,再以火力封锁江面,势必全师覆灭。但师长容有略不敢直接向方先觉提出异议,最后是副师长潘质向预10师师长葛先才诉苦,由葛先才向方先觉求情,才得撤消前令全师撤回西岸。多年以后,容有略对此依旧历历在目,曾对葛先才之弟葛先朴提及“自己的命是令兄从地府救回来的”。

兵临城下,日军重兵压境大战在即——衡阳之战2

图18:190师杀入机场,对机场进行了彻底破坏

日军占领机场后,立即着手整修,6月28日起勉强恢复使用,使第44战队的飞机能着陆。

25日白天日机不断空袭衡阳市区,投弹以燃烧弹占多数,市内竟日大火,第10军只能以在市区的预备队预10师28团和军直属部队投入灭火,但直到入夜犹未能全部扑灭。我空军亦先后飞临城郊,对日军开进、集结地区进行轰炸扫射。

按照预定计划,一旦湘江东岸失守就将炸毁湘桂铁路的湘江大桥,奉命执行炸桥任务的第10军工兵营营长陆伯皋认为日军的最后失败已不可避免,此时将耗费国家巨资建成的湘江大桥炸毁实在不忍心,于是想对大桥进行有限度破坏,使日军在短时间里无法修复而尽可能保持桥体以便将来战后重修,这一设法主意得到方先觉的批准。在清华大学工程系毕业的1连长孔祖光的精确较量争论下,只对大桥中间三段桥梁进行爆破而不破坏桥墩——炸桥工作相当精准,三段桥梁被炸断,而桥墩主体完好,完全达到了预期目标。

兵临城下,日军重兵压境大战在即——衡阳之战2

图19:湘江大桥残留的桥墩

兵临城下,日军重兵压境大战在即——衡阳之战2

图20:第10军防御部署及6月作战经过要图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热门搜索